<form id="dvnll"></form>

    <sub id="dvnll"><listing id="dvnll"><mark id="dvnll"></mark></listing></sub>
    <address id="dvnll"><listing id="dvnll"><menuitem id="dvnll"></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dvnll"><listing id="dvnll"><meter id="dvnll"></meter></listing></address><address id="dvnll"></address>
      <address id="dvnll"></address>

          <sub id="dvnll"><listing id="dvnll"><menuitem id="dvnll"></menuitem></listing></sub>

          新聞發言人如此“煉”出

          2005-04-20 16:26來源:SRC-203
          分享到:

          《新聞會客廳》 主持人:新聞發言人對我們來說似乎是一個很熟悉的詞,但是再仔細一想,發現它其實很陌生。那么新聞發言人是一群什么樣的人?他們應該是一群什么樣的人?最近他們成了媒體關注的熱點,我們一起看一下。

          今天走進我們客廳的一共有三位客人,第一位是國務院新聞辦人事局的局長汪星民,可以說是這次培訓班的組織者,非常歡迎您。第二位大家看到的是這個班的學員,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外宣辦的主任侯漢敏,歡迎您。第三位,我想大家可能印象很深了,是現在外交學院的院長,但是說到以前的身份,大家可能就非常熟悉了,1991年到1994年曾經任外交部的新聞發言人,此后曾任中國駐法國的大使吳建民,歡迎您。

          我得新聞學員,來之前的時候我知道,其實更早之前,您還是新疆教委招生辦的任務,然后轉到這個一宣傳角色,又轉到帶有比點新聞發言人的性質。學之前和學之后,您覺得您收獲什么?

          侯漢敏:什么是發言人,什么是新聞,我覺得這回體會最深?

          主持人:下一道題是什么是新聞發言人?

          侯漢敏:我覺得新聞發言人就是政府的代言人,要把政府的意圖讓媒體接受,變成媒體要說的,讓群眾接受。

          主持人:汪局長這次作為組織者,而且已經是第二期班了,在您心目中,是想通過辦這樣班,培養出什么樣的新聞發言人?

          汪星民:新聞發言人需要的素質是很高的,也是綜合的。我們做這個班僅僅是一個初步的,剛開始起步,離標準的新聞發言人目標很遠。知識都是剛入門的一些知識。

          主持人:您覺得這個班,假如說70人的話,有多少人可以上崗?

          汪星民:按標準,如果是要求很高的話,可能達到的不多,如果是一般人講,也能把政府的意圖比較如實地反映出去,可能大多數都可以我們課堂也安排了模擬,模擬也是近似實踐的一種學習,對課堂作業。

          主持人:吳院長,您以前是資深的新聞發言人,當您接到邀請,說您給新聞發言人講課的時候,您的第一反應是什么?

          吳建民:非常必要。因為我覺得現在中國對外溝通存在著很多問題,講話別人聽不懂,中國人聽得懂,外國人可能聽不懂。昨天下午給他們講課的時候,我第一件事情我隨便找了5個人,點了5個人,我出的題目,你們都是省市的發言人,給你10分鐘,不許帶稿子,對一批外國新聞會客廳介紹提高省市的情況,目的是推動你們省市對外經貿合作的發展,題目很清楚。

          上去他們5個人表現我總的感覺,他上去的態度是比較大方的,也相對來說比較自然一點。問題是什么呢?他講的話是講給領導聽的,做匯報聽的,他講的話引不起外國人的興趣,虛多實少。為什么講時間,他們的時間一上來,各位新聞會客廳朋友們,我在跑過幾十個國家,參加過很多次的新聞會客廳招待會,從來沒有講的。各位先生女士們,就完了,goodmorning、goodafteroon,下面就開始了,就翻譯成(英文),這樣有點怪,這是中國人的說法,中國人也是好意的,你都是朋友。從這個稱謂,到他們語言,中國人喜歡講抽象的,我們這個地方的優勢,我們要全方位的多層次地開放,到底什么意思?全方位是什么意思?多層次是什么意思?沒有解釋。他這么幾句話,一看,你這個地方,外國人到他這里投資,他的目的很清楚,他為了能夠取得更高的回報。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錢、資本往能夠取得更高的匯報的地方流,所以他必須要有這樣的思想。我這個地方投資環境如何,發言人首先給人第一印象,你這個地方政府是開放的,是封閉的,思想是比較保守的,還是跟上時代發展的,這個發言人給人第一個印象,他們沒有考慮這些東西。突然走上來,馬上就向領導匯報,大話多一點,高調多一點,實際的東西少一點。我覺得現在對外溝通當中,這是很致命的一點。

          主持人:您覺得5天的培訓,能解決多大的問題?首先要解決的問題是什么,所以您格外給他們講的又是什么?

          吳建民:5天的培訓是ABC,發言人這個東西,知己知彼談何容易,你了解外國,你需要了解人家的心理狀態,了解人家當前考慮什么問題,了解人家的文化,了解他們對中國有些什么疑問,你5天能做的到嗎?做不到。知己,對自己本地區的情況是不是完全熟悉?也不一定。我們省市的發言人,他們有時候進不了最小范圍研究問題,進不了,他精神不了解,叫他發言,他怎么發言呢?如果說第一把手沒有這個意識,發言人起不了多大的作用。所以關鍵是一把手,損失的一把手,要有這個意識。有些地方領導認識到了,很多地方領導沒有認識到。所以我覺得他們這個培訓班做的非常好,首先就是啟發他們考慮這些問題,然后把這個信息傳回去。我在會上講話,發言人要貼近省市的貼近的主要領導,要了解他們,參加他們的會議,要不然他們怎么發言,掌握不住大的脈絡。

          主持人:所以您的感覺,我要是小小地總結一下,雖然培訓的是ABC,但是最重要的培訓是讓他們的意識發生很大的變化?

          吳建民:對。

          主持人:你看汪局長,接下來你們還得辦一個班,給一把手們也辦一個班。

          汪星民:如果有這種機會,那是最好地。

          主持人:其實局長,我感覺你們在辦這個班的時候,具體來說是培養一個又一樣,將來可能成為新聞發言人,可能從媒體來說,可能看到了一種推動。你們想推動什么?

          汪星民:通過這樣一種方式,直接的目的就是讓發言人能夠提高自身的素質。間接的一種收獲,可能就是剛才吳院長說的可能會給一些地區,一些部門,或者某些領導層次,思想上、觀念上,帶來一些推動促進。

          主持人:想一想將來自己要成為發言人,可能有的時候真會直播了,會不會以后有壓力?

          侯漢敏:會,這次學了之后,感到壓力很大,感到自身的知識結構,因為它是海量的知識,方方面面都必須要清楚,至少把各方面的信息變成自己的話,要面對大家去講。第二個,從外語水平,敏銳的洞察力,這都需要不斷的方方面面的提高。通過不斷的學習,理論的學習和實踐中去磨煉,自己感覺壓力很大,自身的不足非常突出的。

          主持人:我替你咨詢一下院長,因為這是老資格的發言人。那個時候,你做新聞發言人的時候,誰培訓了您呢?

          吳建民:我在外交部前后大概舉行新聞會客廳會接近200次,可以說每次事先有準備,事后有小結,我就是從實踐當中一步一步學,然后又觀察,看我們錢副總理,他怎么舉行新聞會客廳招待會,應該說他是非常坦然,一點不緊張,話不多,但是每句話都有分量。這樣我想是一個優秀的發言人,你講了很多廢話,人家聽了煩了,那不是一個好的發言人。這個很緊張,講到點子上。講話帶理很重要,比如說講話不在理,對發言人的副作用很大。我覺得這一點很重要,有時候必要的時候,發言人跟主要領導講出原因,這個時候為什么這樣講,我想應該允許,這也是民主。

          主持人:從您第一次做新聞發言人,到做了將近200次,后來到200次的時候做新聞發言人,您覺得自己發生了多大的變化?

          吳建民:不斷進步了。我剛上臺的時候有點緊張了。臺上表現怎么樣,外國新聞會客廳問我多次一個問題,你有沒有形象顧問?我說我哪有形象顧問,我的夫人可能看我的新聞會客廳招待會說你這個事怎么注意點,誰跟你講,沒有人跟你講。你這個衣服穿的怎樣,沒有人跟你講。有一天中國的領導人需要形象顧問,這不是一個人與生俱來的,這是一個學問,你跟外界交流,你怎么樣一個形象最好?走路該怎么樣走,應該有什么樣的眼神,你這個手勢應該怎么樣,這些都有很多講究的。一位領導人,接觸群眾的領導人,你跟群眾接觸,還是非常有限的,但是一通過媒體就擴散出去的,擴散出去這個影響是巨大的,當時要有顧問。法國總統希拉克的顧問既是他的女兒,他過去幾次競選總統競選不上。女兒給他提意見了,說你戴這個黑眼鏡去掉,這個眼鏡給人看了太嚴肅了,戴一個隱形眼鏡,然后講話應當怎么樣,這個很有效。

          主持人:95年大選的時候,吸引了很多年輕人,支持率上去了。

          吳建民:上去了,所以那個時候人民對你的形象需要看到的。但形象并非是漂亮的,人長的不一樣,有的長的好一點,有的不好一點,發言人關鍵是他發言的質量,講話在理不,不是找美男子,美女去就能當好的發言人,不一定。

          主持人:但是您全了。

          吳建民:沒有,我這個不行,我老頭了。關鍵是這個。我覺得發言人需要在這里下工夫,在理,講了老百姓一聽,是這么回事。講的不理解,對你有誤解的,這個人講話是有一些道理。于佑任先生兩句話我非常贊成,就是“造物所忌者巧,萬類相感以誠”,就是造物主所忌諱的就是投機取巧,什么能感動人家?誠。發言人不能講假話,講假話,我覺得不是好的發言人。有一些事情現在情況還不允許你講,我說這個情況還需要再了解一下,絕對不能對老百姓講假話。我覺得對老百姓講假話的發言人不是好的發言人。

          主持人:不是所有的真話都可以講,但是你講的一定不能是假話?

          吳建民:當然了。

          主持人:這是您認為作為新聞發言人非常重要的一個?

          吳建民:我是當了幾年新聞發言人,我自己一直給自己這個信條,不能講假話,假話總要被拆穿的,人家說中國講假話,這個壓力太大了。

          主持人:但是汪局長,聽到咱們要培訓政府新聞發言人,大家也有這樣的說法,蠻有意思的,說你們是不是把新聞發言人攏到這兒好好地培訓他們,最后堅守國家的秘密,當然堅守國家的秘密是打引號的。

          汪星民:新聞發言人其實它就是一個代言人,就是一個溝通的橋梁。在他的職能范圍之內,他的授權是有限的,再說,他起的作用,它就是要公布或者代言政府公布解釋一些政策。能夠授權才公布解釋的,我想他不會不公布,不解釋。不讓他公布,不讓他解釋,那就是說沒有這個代言人,可能也不能公布。

          主持人:但是侯主任,我不知道在怎么想,大家可能開玩笑,有一種擔心,是不是這個培訓班,主要是想把你們培養成“江姐”,說不說?不說。你知不知道?知道。我什么都知道,但是我就是不說。

          侯漢敏:那是不可以的,那是不行的。比如說不知道,需要下面去了解,去核實,去進一步調查,都可以,但是不能說不知道,新聞發言人的職責就是讓你知道,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

          主持人:但是我得向咱院長再請示一下,您那個時候,肯定91年到94年,您也面臨這樣的問題,有些情況您知道,但是從外交的角度又不能說,但是自己又給自己一個信條,又必須說實話。什么是該說的?什么是不該說的,別人問到你,又是你知道的,你又怎么辦?

          吳建民:這個事情……

          主持人:你看,我看侯主任猛點頭。

          吳建民:一個事情現在不能說,那我說我進一步了解一下,了解情況。在適當的時候,我如果了解清楚,我跟你講,這個是允許的。發言人,并不是什么都通曉,發言人也有不知道,你說我這個事情不知道,但是你這個話要講在理。我是外交部的發言人,我不是中國政府的發言人,中國政府面很廣,外交部的面就是外交,你問了外交以外的問題,對不起,這個不是我授權范圍之內,這個不回答,你要理解的。但是你不能說是白的說成黑的,這個不行的。這個事,因為現在通訊這么迅速,你不能夠講假話,這是不行的,你要說中國講假話,這個太糟糕了。我們不能失信于天下,發言人講出來都是反映政府的立場,也是真實的情況,這個我覺得很重要。

          主持人:局長,現在大家也會有這樣的擔心,作為政府發言人,會不會,我不說假話,但是遇到很多很敏感的,老百姓也在關心,媒體也關心的問題,我往往用無可奉告這個擋回去?

          汪星民:這次培訓班上,吳老師也好,還是我們權威的人士也好,還是專家教授也好,再三地囑咐,不要說輕易地這種話,說這種話的發言人是不合格的發言人。隨便就來一個無可奉告。

          主持人:你們的確也有一個難題,作為一個新聞發言人,其實所有人都理解,他一定在一個相對授權的范圍內,做你該做的工作。你可能最難的就是掌握一種分寸和火候?怎樣在兩者之間,把這個火候掌握得最好呢?

          侯漢敏:大的應該是維護國家利益,如果不違背國家利益的前提下,盡可能地把百姓的聲音,要求通過我們的政策,能夠體現出來。

          主持人:院長,還有一個問題非常有意思。其實在您當新聞發言人的時候,大家也有這樣的感覺。一方面,新聞發言人前面還有一墜,比如說您是外交部的新聞發言人,他們將來可能是政府的新聞發言人等等。但是另一方面,大家又很關注你們個人。做這個角色的時候怎么解決好,我一方面我要有個人的魅力,和個人對很多事情的看法,可另一方面,我畢竟是外交部的新聞發言人,我是政府的發言人,這兩者之間矛盾吧?

          吳建民:我覺得并不矛盾,你個人的魅力,實際說到底是一個人的智慧,對吧?你任何一個發言人,他都有一定的框框,白宮發言人、國務院發言人,他都有一個框框,他不能逾越這個框框,如果逾越了這個框框,他肯定要受批評,甚至被撤職。但是在這個框框之內,你有很大的活動余地,你有很多的智慧。一句話,我是南京人,一句話能把人家笑起來,一句話能把人家講跳起來,這是講話的藝術,你完全可以發揮。你怎么樣講讓百姓理解這個政策,這是通情達理,而不是干巴巴的。

          如果你允許的話,關于無可奉告,我再講兩句。

          主持人:我插過兩句,你說過無可奉告呢?

          吳建民:我基本上沒有說過,這為什么呢?我覺得無可奉告新聞會客廳要找消息的,你說無可奉告,他像碰到一個墻,是沒有消息。不僅如此。我在當發言人的時候,新聞會客廳當時對小平同志的健康非常關心,問一個問題,小平同志是不是生病了?無可奉告!新聞會客廳什么印象?肯定生病了。明明否認了,明明否認就是肯定。所以無可奉告,我并不是絕對反對。

          主持人:不僅僅是態度問題,還包括內容。

          吳建民:包括內容,它并不是沒有內容,它有內容,它沒有否認。不能隨便用。另外我絕對不贊成用眾所周知,這個我覺得是荒唐的,因為你跟新聞會客廳講是發布消息,既然是消息,就是別人不知道的,眾所周知還有什么消息,不用說了,這個發言人不要當了。

          我覺得做一個發言人,要做一個聰明的發言人,做一個有魅力,我不知道是不是每個人都有魅力,在這里,看你的智慧,你的智慧就是黨給我們的一個政策界限,大體上是清楚的。完全在這個范圍里,可以充分發揮你聰明才智。過去錢副總理給我講這句話,你不要老重復一句話,你可以這樣講,你可以這樣講,你可以倒過來講。中國的語言那么豐富,我們現在語言非常貧乏。恕我直言,我看你們的電視,有一些廣播語言太貧乏,華麗的辭藻,不是指你,華麗的辭藻堆砌。

          主持人:流暢的廢話太多。

          吳建民:對,但是老百姓聽耳朵麻木了。單單往往打動人的是簡單的話,真理是簡單的。

          我們現在很多廢話,一聽很多人講,講了一大套,到底是什么?不知道。實際上我覺得我們黨的政策非常明確,應當想辦法用簡單的語言跟老百姓講。

          主持人:您鼓勵一個新聞發言人,最后在很好地完成本職工作之后,留下非常鮮明的個人個性嗎?

          吳建民:當然了,人和人不一樣。我跟汪局長來做,跟你來做,當然人是不一樣的,我們應當承認這一點。如果我們中國人,每一個人都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第一可能,第二給外界印象,你僵化,你不進步。這不行,中國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個性,我發言人有點個性,不是壞事,這是人的本性,是不是?長相一樣,很多不一樣,講話的姿態、聲調、語言,都有很多不同,這沒什么關系,關鍵是他講的內容。

          主持人:侯主任準備怎么在將來,在這個方面讓自己,一方面做得很好,我是政府的新聞發言人,另外一方面,我的個性展現的很好;蛘哒f你特別希望展現自己的什么個性?

          侯漢敏:誠實,讓人接受,覺得你說的就是真的。當然事實是必須講真話,這是為前提的,你講的必須是讓人覺得可信,一個誠實的態度來面對大家。另外通過不斷地充實自己,讓自己不困乏。

          主持人:院長,后來在國外當了將近9年的大使,我想在國外的時候,從1991年到1994年做過新聞發言人,我相信你出去之后,一定既有機會參加新聞發布會,以大使的身份,您肯定也會特別細心地觀察他們的新聞發言人。您覺得有哪些他山之石可以拿來?

          吳建民:第一,他這個發言人很了解觀眾的心里,大家關心什么問題,他講的問題,絕對不是人家覺得根本不值得一談,他了解,這點叫知彼,了解發布新聞的對象,這一點非常清楚。我覺得我們的新聞發言人這一點了解不夠,這是第一。第二,他有這個強烈的需求,當然他因為大選的需要,他不僅每周有民意測驗,發言人最知識的影響很大,有的總統自己舉行發布會,他這個影響很大的,所以他很注意這個東西。我們在國內的時候,我覺得我們中央提出來要貼近百姓,非常重要。貼近百姓,要把老百姓的事當成大事,這就是我們要研究老百姓想什么,關心什么,我怎么跟他溝通,跟老百姓溝通不是很有可無的。為什么現在很多省市的發言人形同虛設呢?他就是領導覺得可有可無,我跟中央報告了,我跟你講什么?報什么,你看報紙全有了,提示了,有很多有直接的溝通。你報紙很多,長篇大論,老百姓看的很少,有幾個人仔細看報紙?沒有。但是電視,你市長、省長出來直接很老百姓溝通,肯定老百姓看。我是見了幾個市長,過去青島市長于鎮審,每個月跟老百姓溝通,我們現在做什么事,為什么做?然后熱線電話可以答問,我真希望有一天中國的市長省長這樣做,第一可以減輕發言人的負擔,他不能是每天。

          第一我覺得對發言人是一種鼓勵,第二,我覺得很多可以減少矛盾,我們現在很多社會矛盾,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溝通不夠,你好心做好事,好像人家就應該理解,不一定,由于不理解造成了很多矛盾。我想如果省市的領導認識了必要性,認真去做,這就是貼近百姓,這就是實踐“三個代表”重要思想,代表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這不是空話,要在行動上表現出來。所以我覺得他們搞這個培訓班很好,就是貫徹“三個代表”重要思想,貼近百姓。

          主持人:局長,就是說其實從上海出現咱們國家第一個正式命名的政府新聞發言人了,后來看了你們辦的兩期班,尤其現在省市自治區也開始有嘗試了。你覺得星星之火是不是該燎原了?

          汪星民:發展趨勢我覺得是挺樂觀的,其實到去年為止,省里面有的新聞發言人不多,旗幟不夠樹。今年以來,迅速發展,現在做的比較好,包括新華社搞了十來家了,有的已經很規范。省委省政府的重視,對這個事情的推動作用非常之大,就是剛才吳院長講的這個。我想如果是作為普及來講,我認為大約不要很長時間,也許今年年底明年上半年,各個省,省這一級恐怕都會有。

          主持人:包括我們國務院的部委、辦局呢?

          汪星民:國務院部委辦局比省里面發展快,上一次我們第一期班,發了一個通知,就來了66個部委,后來還有一些因為人不在家,紛紛打電話,問我們什么時候還辦。

          主持人:另外大家也會思考這樣的問題,會不會開始特熱鬧,走一個形式,因為要表現一種態度,但是過后基本不了了之了。

          汪星民:這個也不能完全排除。因為要看新聞發言人經過培訓以后,發揮的作用怎么樣?如果作用發揮的好,其他的后續設施都能跟上,這個事就會越走越好。如果培訓完了以后,培訓跟沒培訓一樣,那可能就沒啥意思了。

          主持人:侯主任,可能現在像新聞發布會一樣,我會接連向您問幾個問題。第一個,新聞發言人可能永遠要面對的是新聞會客廳,您會怎么看待我們?準備怎么對待我們?

          侯漢敏:第一,新聞會客廳是他的職業,他要完成他職業所賦予的職責,就必須要寫東西。寫東西,就想從新聞發言人這兒找到新聞點,作為發言人就必須有這個職責,向他提供相應的新聞。這樣就是一種非常愉快的合作。那么新聞會客廳也代表后面很多不同的聲音,肯定還要問很多各種各樣的問題,有些是具挑戰性的,有些是不了解,需要向大家表明的。這些問題,不會看成是新聞會客廳本人的要求,而是在他身后這些人的要求。我會從新聞會客廳這個角度來滿足所需要的一些情況需求。

          主持人:我們是你們的敵人?對手,還是朋友?

          侯漢敏:不是,我覺得是挑戰者。朋友要看廣義和狹義的含義,我覺得最起碼可以溝通和交流的,即便意見不同,也是通過一段時間,一些交流,可以達成一致的。

          吳院長,我覺得還可以加上一點,是不是當新聞發言人,擁有一定的幽默感,也非常重要?

          吳建民:當然,你幽默感怎么來的?你對問題透徹地了解,才能幽默起來,你才有灑脫。你對問題沒有透徹的了解,你幽默什么,幽默錯了以后,反而淪為笑柄,是不是?這個就是要對 形勢很掌握,知道我開這個玩笑沒事,很好的效果,熟才能生巧。熟能生巧,它是有文化的積淀的,知識的積淀的。

          主持人:每一個新聞發言人都會留下一些非常精彩的問答,如果回頭看將近10年的時間,10前做新聞發言人之中,那一個回答是讓你自己覺得不錯。

          吳建民:新聞會客廳采訪我,你搞了那么多新聞會客廳招待會,哪一場最滿意?

          吳建民:我說沒有,每一場都有值得改進的地方,哪有什么最滿意的,天下沒有十全十美的事情,自己來說,并不是謙虛。一場新聞會客廳招待會下來,你想哪些事情我答的可以,哪些事情可以再發揮一點,我當時沒有這么做。哪些事情可能講的不夠,有些事情可能講過了,都有了。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有這個感覺?每一場《新聞會客廳》,你作為主持人也有這個東西,這并不是謙虛。這個人來到世界上做點事,做點事要做的好一點,不斷地學習。

          主持人:就是都能更好,回頭看的話。

          吳建民:嗯,對。

          主持人:所以你不愿意說最滿意的那個。

          吳建民:我確實也沒有。

          主持人:也許將來您外交學院培養出來的學生成為新聞發言人之后,能讓您特別滿意。

          吳建民:我希望青出于藍而勝于藍,那我就驕傲了。

          主持人:最后局長,我替侯主任他們向您提出一個請求,有點為難。假如你借這個熒屏的機會,可以對各個省,他有培訓的學員在這些培訓,他們的一把手或者二把手說點什么的話,您愿意跟他們說什么?

          汪星民:我愿意請他們重視和支持這個新聞發言人的工作,特別是在建立健全本省的新聞發言人制度的過程當中,充分發揮在我們班上培養的學員的作用。

          主持人:你現在有機會對所有的可能關心這件事的百姓說什么,他們曾經擔心您可能被培養成“江姐”,但是作為將來有可能來做新聞發言人,對關注這件事的電視觀眾,您對他們說的是什么?

          侯漢敏:我覺得他們所關心的就是我們所關心的。

          主持人:接下來有幾個問題是觀眾提的了,也蠻也意思的。一個手機尾號為2847的觀眾朋友問,是否會向社會公開招聘政府新聞發言人呢?

          汪星民:我覺得這種可能也會有的,因為政府的工作人員都向社會公開招考,包括公務員,還有一定領導職務的身份的公務員,現在省里面都考到廳局級了。加入廳局級干部當某個省的新聞發言人的話,他就可以采取公開招考。

          主持人:手機尾號是4756的,我問吳院長吧,他前面說的挺有意思的。常言“侯門深似!,新聞發言人制度給了民眾知情通道,是一大進步。請問作為發言人是否對民眾又什么義務?我覺得他這個問題提供這樣一個思路,作為發言人,他有什么樣的權力,有什么樣的義務?

          吳建民:義務就把信息向公眾溝通,外交披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我覺得這是不好的。外交當然有保密的部分,這個保密的部分越來越少,應當把外交的情況及時地向百姓溝通,這是發言人的義務,盡可能以生動的語言,這就是本事。

          主持人:手機尾號為0104的挺有意思,他說發言人所使用的語言,是否經過了政府多次的篩選?比如說你們那個時候的語言,您是自己的,還是一幫人幫助你準備的?

          吳建民:好多種情況,有些是地區司提供的,有些是我們新聞司寫的,然后經過我們領導批準的。有些提出一些說法,我們覺得這個說法有改進的余地,我們提修改的意見,征求他們同意,經過領導批準,也有的。

          主持人:比如說在新聞發布會中除了一些政策性的東西,經過剛才您的程序,自己的語言,是在什么方式下?

          吳建民:如果他問的問題,你沒有聽到,但是你覺得這個問題可以回答,這個時候就是你現場發揮你的語言了。

          主持人:侯主任怎么面對這個問題?

          吳建民:是在授權的范圍內,按照掌握的政策和給的東西,可以回答。就像吳院長說的,有些沒有是大家關注的問題,第一是在搜集情況了解的情況下回答,不了解的就是告訴大家我會經過了解再告訴大家。

          主持人:手機尾號1840,當新聞的真實性和你的領導假如有沖突的時候,你怎么辦?

          侯漢敏:是涉及國家利益的,還是涉及在法定范圍內的,就要區別對待,如果有矛盾,國家利益為上,不能講的事通過不同的語言,剛才教授和老師說的一樣,可以婉轉的,或者進一步了解以后告訴,不涉及這些問題的,我覺得可以做一些解釋。

          主持人:局長,接下來會不會有第三期培訓班?

          汪星民:按照需要,我覺得還應該辦第三期,現在還沒有完全列到計劃。因為目前看,我剛才前面也說了,中央部委,大概還有30、40家沒有機會參加第一屆,省里,加上副省會城市和省會城市,他們有三分之一沒有來,這兩個加起來,完全可以再做一期。

          主持人:最后一個問題,從媒體對兩期培訓班的關注,可能會出現短期內有一個新聞發言人熱,您覺得新聞發言人該不該熱,它在什么成面上熱?如果從你們兩期培訓班是國家各大部委,是省市、省、直轄市和自治區,大家覺得我應該也做,很多市,甚至縣都辦了,您主張這種熱嗎?

          汪星民:媒體對我們這兩期班表現出特別濃厚的興趣,我們是可以理解的。那么我不希望一兩次班,通過媒體這么一報道,變成一股熱,我們要冷靜地客觀地根據需要循序漸進地推行這個制度。它熱一陣子,完了以后涼下來,熱的快也許涼的快,還是要實事求是地客觀地循序漸進地推進比較好。

          主持人:多謝。

          本文相關新聞
          分享到:

          初審編輯:

          責任編輯:余梁

          網友評論
          别吸了快停下要喷了
          <form id="dvnll"></form>

            <sub id="dvnll"><listing id="dvnll"><mark id="dvnll"></mark></listing></sub>
            <address id="dvnll"><listing id="dvnll"><menuitem id="dvnll"></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dvnll"><listing id="dvnll"><meter id="dvnll"></meter></listing></address><address id="dvnll"></address>
              <address id="dvnll"></address>

                  <sub id="dvnll"><listing id="dvnll"><menuitem id="dvnll"></menuitem></listing></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