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dvnll"></form>

    <sub id="dvnll"><listing id="dvnll"><mark id="dvnll"></mark></listing></sub>
    <address id="dvnll"><listing id="dvnll"><menuitem id="dvnll"></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dvnll"><listing id="dvnll"><meter id="dvnll"></meter></listing></address><address id="dvnll"></address>
      <address id="dvnll"></address>

          <sub id="dvnll"><listing id="dvnll"><menuitem id="dvnll"></menuitem></listing></sub>

          新聞發言人活躍于政治舞臺

          2005-04-20 16:19來源:SRC-1637
          分享到:

          新聞發言人制度的建立,是中國推進政府信息公開的一個“信號”,展現了其進一步轉向自信、負責的一面。當然,這一制度本身還有待于進一步完善。

          每天翻閱國內主要報紙、搜集輿情動態、閱讀工作簡報,現已成為中國最大的直轄市重慶市沙坪壩區房管局副局長繆旭平新增的必修課,因為她獲得了一項新的任命,成為區政府任命的一名部門新聞發言人。

          “即使是突發事件,也根本不用害怕讓老百姓知道。真正怕的是媒體和民眾的第一消息來源不是新聞發言人,而是‘小道消息’! 繆旭平說。

          2004年12月28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主任趙啟正在新聞發布會上公布了國務院62個部委75位新聞發言人的名字和聯系電話。此后,國務院新聞辦副主任王國慶更是對中外媒體承諾:以后每年公布發言人名單及聯系方式將成為制度,新聞發言人不只是在新聞發布會上面對記者,而且在任何時候都面對記者。

          據權威資料顯示,國務院新聞辦公室2004年共舉辦了60場新聞發布會,這是其自1993年成立以來舉辦發布會場次最多的一年。在國新辦的推動下,許多省級政府紛紛建立新聞發布和政府發言人制度,目前全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中至少有20個設立了省級政府新聞發言人。受這股“沖擊波”的影響,許多地市級政府乃至縣級政府也“不甘落后” ,群起效仿。

          “新聞發言人制度從無到有,是政府信息公開的一個信號!鼻迦A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劉建明說。

          內涵之變

          1983年4月23日,中國記協(帶有半官方性質的民間機構)首次向中外記者介紹國務院各部委和人民團體的新聞發言人,中國新聞發言人制度雛形初步建立。這是在當時改革開放的形勢下,為了滿足對外宣傳的需要建立起來的。20多年來,這一制度讓世界媒體增加了一個認識中國的渠道。

          目前,中國已基本建立三個層次的即國務院新聞辦、國務院各部門和省級政府的新聞發布體制。

          2005年1月5日,來自中國30多個城市的市長參加了由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組織的一個培訓班,中心內容就是在突發公共事件面前如何面對記者。這是以前所沒有過的。

          2005年2月29日,衛生部下發通知,要求各省級衛生行政部門年內完善新聞宣傳機構和工作制度,并設定新聞發言人,及時公布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信息。新聞發言人制度得以出臺,其直接推動力來自于兩年前的“非典”疫情。在這次疫情中,衛生部前部長張文康因信息披露不及時而被撤職。前后聯系起來,我們不難理解衛生部為何成為了新聞發言人制度的積極實踐者。

          “新聞發言人制度從中央到地方,從對外到對內,權力機關從過去的‘不說話’到主動‘說話’,這一轉變具有深遠的積極意義!敝袊嗣翊髮W新聞學院教授陳力丹說。

          外國記者成了新聞官員的朋友

          對于許多駐華記者而言,以前總發愁怎樣快速而準確地獲取政府信息,而這一問題如今已得到了很大的改變,F在,每逢重大政策出臺,或者針對涉華的重大國際輿論,他們總能及時地接到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的采訪邀請函,涵蓋的采訪主題包括臺灣問題、農業問題、宏觀調控、安全生產、知識產權保護等他們關心的所有問題。

          由于定期發布新聞已逐漸成為一種制度,隨著交往地增多,許多外國記者已成為了新聞官員的朋友,彼此見面時甚至拉起了家常。在新聞發布會上,許多主持采訪會的新聞官員直接喊出舉手提問的一些外國記者的名字,這一點也不奇怪。當然,對于老百姓而言,由于重大的新聞發布會一般采取電視現場直播的方式,新聞發言人也不再變得那么遙遠而神秘。

          3月3日上午,按著國新辦公布的聯系方式,記者撥打了國家發改委、教育部、財政部、中國人民銀行、鐵道部等10個部委新聞發言人的電話,對方均有人接電話,雖然沒有一個是新聞發言人本人的電話,可對方一聽說是采訪,就明確告訴記者申請采訪的程序。而當記者問大概何時能有答復時,對方的回答也比較誠懇:“我們按照程序走,爭取盡快吧”、“馬上向領導請示,很快給您答復”等等。

          需要完善的地方

          對于新聞發言人而言,“無可奉告”是最大的忌諱。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或地方政府負責人多次要求新聞發言人原則上不能說“無可奉告”四個字。

          國家知識產權局新聞發言人張勤副局長對《北京周報》分析認為,一個新聞發言人如果經常用“無可奉告”來抵擋記者的追問,一方面可能是確實對情況不了解,不便于發言,而又不會用恰當的語言、適當地分寸來處理遇到的“危機”,只好用“無可奉告”來搪塞,但更常見的應該是與授權不夠有很大的關系,說什么、說到什么程度完全受上級領導的限制。

          為此,張勤副局長建議,新聞發言人應該讓更高職位的人來擔任,這樣不僅有更大的發言權,而且對一些情況也了解的更加全面!跋裎揖筒粫羞@方面的壓力!彼χf。

          媒體觀察家、經濟日報研究部曹鵬博士對《北京周報》說,新聞發言人要走出“傳話筒”的尷尬,除了要爭取更大的授權外,另一方面應也盡可能讓了解記者的官員來擔當新聞發言人,這樣在工作中他們更容易預知記者將對哪些問題感興趣,知道怎樣與記者溝通,怎樣滿足記者的要求。在他看來,新聞發言人應該具有接受新聞媒體查詢、質疑的職能,而不是一個簡單的“新聞發布官”。

          新聞發言人制度,是推進政府信息公開的一個重要方面。根據國際上的相關法律,凡是法律上沒有明確禁止的信息,政府都應該向社會公開。而中國目前只有《保密法》,只規定了哪些信息不能對外公布,而沒有公布哪些信息必須對外公開。所以,公布信息就往往成了某些政府部門的特權!斑@應該是一個很大的缺陷! 北京大學行政法學專家姜明安教授對《北京周報》說。

          姜明安教授認為,為更有效地實施新聞發言人制度,應該加緊制定《政府信息公開法》。在這部法律中,應該明確新聞發言人的職權范圍以及相關責任。

          據悉,如今在廣州、上海等地,已經制定了類似于《信息公開辦法》的政府規章!霸诙唐趦确呻y以出臺的情況下,我希望國務院盡快頒布《政務信息公開條例》。這無論是對國家利益,還是對提高國民的素質和民主法制觀念,都將是一件比較緊迫的事情! 姜明安教授說。(供稿《北京周報》雜志)

          本文相關新聞
          分享到:

          初審編輯:

          責任編輯:余梁

          網友評論
          别吸了快停下要喷了
          <form id="dvnll"></form>

            <sub id="dvnll"><listing id="dvnll"><mark id="dvnll"></mark></listing></sub>
            <address id="dvnll"><listing id="dvnll"><menuitem id="dvnll"></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dvnll"><listing id="dvnll"><meter id="dvnll"></meter></listing></address><address id="dvnll"></address>
              <address id="dvnll"></address>

                  <sub id="dvnll"><listing id="dvnll"><menuitem id="dvnll"></menuitem></listing></sub>